高管月薪9万,离职后被查出简历造假,公司要求其赔偿87万元
日期:2021-06-08 浏览
一份年薪百万的创意中心总经理职位,居然被张某用伪造学历和工作经历的手段,轻松获取。而且张某在入职后,还因业务能力问题给公司造成了近60万的经济损失。最搞笑的是,直到张某辞职后,公司才查到其学历造假。
2019年2-3月,恒信经贸公司组织了多轮面试,对张某的任职资格进行考核。
张某说自己毕业于芝加哥艺术学院。
2010年8月至2014年9月供职于一家叫AjivaBrandingLLCChicago的美国公司,还在该公司上海分公司工作过。
另外,张某曾在上海极为企业形象策划公司任创意总监,期间曾经服务过多家500强企业。
如此优秀的学历和工作经历,张某被恒信公司总裁李总一眼相中,甚至还开出比公司其他同级别管理者高一倍的薪资待遇。
2019年3月18日,张某成功入职恒信公司,担任创意中心总经理一职,约定试用期6个月,试用期税后工资72800元/月,转正后税后工资91000元。
原本恒信公司期待高薪聘请到行业大神,但是张某自入职以来,工作表现始终达不到公司的预期。恒信公司开始以为张某从上海到北京工作,在工作上还有点水土不服。
2019年8月份,张某负责公司KV海报拍摄项目,与上海奥岱广告公司进行洽谈。8月22日,与上海奥岱签订了拍摄合同,并向其支付57万元首付款。之后,张某在未提前确认拍摄方案和模特人选下(行内基本工作流程),催促上海奥岱赴赴新加坡拍摄。
在新加坡,张某反复要求上海奥岱更换方案和模特人选,导致拍摄工作一直做无用功,使拍摄预算严重超支。在这种情况下,公司没有等到海报,却等来了奥岱公司发来的律师函。
而张某在此时却突然提出离职,拒绝做任何工作交接或对此项目做任何说明。最后因为张某的不负责任,使得恒信公司损失了57万元,且拍摄成果完全无法使用。
事出反常必有妖,张某的一系列操作,让恒信公司产生了怀疑。经过恒信公司调查,发现张某在面试时存在欺诈。
首先,学历造假
自张某3月18日入职,到9月12日提出离职,近6个月的时间,公司人力资源部多次要求张某提供文凭。张某以各种理由推脱,不予提供。恒信公司认为张某存在隐瞒真实教育经历、虚构教育经历的行为。
其次,没有美国公司
张某入职前,恒信公司曾对张某做过背调,也联系过张某提供的原单位同事,对方证实张某的工作履历属实。
但在张某离职后,恒信公司进行深入调查发现,张某所说的AjivaBrandingLLCChicago公司,以及上海分公司,根本不存在。
其三,创意总监是自封的
张某称自己曾任上海极为公司的创意总监一职,经调查发现,张某系该公司持股51%的股东、法人及执行董事。该公司社保缴纳人数为零,没有专门的办公地址。
加上张某入职后的种种表现,恒信公司认为,张某的行为,已构成欺诈。一纸诉状,将张某告上法庭。
恒信公司诉求:
1.因为张某在入职时存在简历造假,依据《劳动合同法》第26条,确认恒信公司与张某的劳动合同无效;
2.张某因为伪造简历,获得比正常岗位高一倍的工资,判令张某酌情返还部分工资款30万元;
3.因张某的工作能力和负不责任,给公司造成57万元损失,判令张某赔偿公司经济损失57万元。(拍摄海报的损失)
《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 劳动合同的无效
下列劳动合同无效或者部分无效:(一)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或者变更劳动合同的;
张某律师辩称:
1.虚假简历不影响张某工作能力
张某虽然是持虚假文凭和不实的任职经历获取了工作机会,但在实际工作中,张某通过自身的努力,完全能够适应工作环境和岗位的需要,完成工作任务,未使恒信公司的利益受损。
因此,张某在订立劳动合同时虽然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但其能够胜任工作,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订立劳动合同的合同目的能够实现,因此不宜认定双方的劳动合同无效。
2.工资依据工作能力而定,而不是简历
学历问题,是恒信公司人力、行政部的失职,不能归错于张某。张某在策划创意领域已有10年以上的经历,是通过公司多轮面试,才获得这个职位的。
事实上劳动者并没有因虚假学历而使用人单位蒙受损失,也未因学历未达要求面出现不胜任状况,如果一概赋予用人单位只要学历虚假即可主张无效,对劳动者显然有所不公。
恒信公司无证据证明张某因学历不真实给其带来损失,而在张某离开公司几个月后仅以学历虚假要求确认劳动合同无效显然带有一定的随意性。
3.张某只负责创意,不负责执行,不存在失职
张某在海报拍摄工作过程中,几乎每天都向恒信公司总裁汇报工作,张某作为创意总监的职责是拿创意,并非具体工作落实的执行方。
该合同系奥岱公司与恒信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两者已就业务达成和解,且拍摄成果已交付恒信公司。
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于2020年7月9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法院认为:
1.恒信公司与张某签订的劳动合同,只有张某签字,恒信公司未在落款处签字或盖章,所以该合同尚未成立。
2.张某提供虚假学历、虚构工作经历,严重侵害了恒信公司的知情权,严重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与社会价值取向背道而驰。因此,关于恒信公司主张张某酌情返还工资款30万元的理由正当,且数额合理,本院予以支持。
3.根据恒信公司提供的与上海奥岱的协议、起诉书、和解协议等证据,无法充分证实张某在该项目中有严重失职的行为及给恒信公司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故对于恒信公司要求张某承担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法院判决(案号:(2020)京0117民初3378号)
一、被告张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原告恒信公司工资款30万元;
张某二、驳回原告恒信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元,由被告张某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这个案子,表面上看张某很是无耻,不仅伪造简历,居然还在法庭上公然承认。但是仔细思考,却有几个疑点:
1.为什么在做背调时,有人会为张某做证人?
2.张某为什么把项目弄得一团糟?
3.到9月17日,张某的试用期就满了,张某为什么在9月12日提出离职?
4.张某为什么在庭上,直接承认简历造假?
总结起来,我推断张某先是伪造简历获得职位和高薪,然后故意把工作做砸,让公司辞退自己。如果幸运掌握公司违法辞退的行为,可以让公司支付赔偿金。就算没有,也拿到44万元工资。可是公司没有辞退他,却让他交代情况,张某担心公司要他赔57万,又心生一计,直接辞职,想拍拍屁股直接走人。张某没想到的是,公司会起诉自己,为了不与公司纠缠,主动露出破绽,弃车保帅,赔公司30万。这样一来,半年时间,张某也赚了十几万,不与公司纠缠,是为了留足时间,继续找下家。
张某的这种行为不仅欺骗了用人单位,,更让有真才实学的人错失了一个工作机会。张某之所以敢在法庭上公然承认简历造假,就是因为不用付法律责任。我认为像这种简历造假的人,应该予以经济处罚,列入失信名单。
大家怎么看张某这种伪造简历,骗取工作的行为?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评论。
大家如果想进一步了解此案,可根据文中提到的案号,到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查阅。